当前位置:本站首页专业园地→媒体链接

黄鸣军:90后大男孩也能做司法社工
2015年1月21日 周家桥 社区晨报  阅读:5649

       记者 黄志强

  黄鸣军,一个90后阳光大男孩,2012年大学毕业后来到周桥社工点,作为一名司法社工,他的服务对象是处于假释期、缓刑期或接受安置帮教的“社区矫正人员”。初次见面,你肯定会像记者一样产生疑问:年纪轻轻的他是否应付得来这份貌似繁复的工作?而当采访结束,这样的疑问早已烟消云散。

  与特殊人群打交道,关系很微妙

  约定采访的前晚,今年崔永元在东方卫视新开的栏目《东方眼》凑巧请了两位社区矫正人员到现场做节目,同时检验了一下他们身上佩戴的电子跟踪器是否真的能起作用,对黄鸣军的采访从这里开始。黄鸣军告诉记者,在周家桥确实曾使用过这种装置,但是因为价格贵、技术不成熟,目前已没有人使用了。“社区矫正人员的管理,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人治’,我们这些社工的工作其实很重要。”
  “过去叫‘社区矫正’,现在通称‘社区服刑’,是指处于假释期、缓刑期或安置帮教人员,他们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经过评估之后可以回到社区服刑。”不过黄鸣军介绍,区别于监内服刑,社区服刑人员享有相对的人身自由,上班工作都没问题。
  相信很多居民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社区里有这样一个人群,安全稳定怎么保证?黄鸣军告诉记者,这部分人员多是因经济犯罪、职务犯罪被判刑,对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同时还有社区民警、居委治保主任、街道司法所还有社工都密切关注着他们,“如果他们行为上有异常和不当的地方,我们会先警告,最后可以再度收监。”除了需要定期报到、集中教育之外,社区服刑人员参与最多的是社区公益类劳动,比如到公共场所清扫卫生,担任马路协管文明志愿者等。
  从尊重隐私的角度考虑,社工有保密的原则,不会特别去告诉居民“服务对象”的情况,希望他们通过参与社区活动来融入社区,产生归属感,在思想上、行为上、认识上有所转变,预防再次犯罪。对于社区服刑人员,一方面是帮他们回归社会,另一方面要社会再接纳他们又很难,最突出的就是找工作、再就业的问题。
  “找正式工作要政审,有案底就不行,一般只能打些零工,但是像做保安、看管自行车,有些人又不接受,”黄鸣军也会陪同对象参与招聘会,但成功的例子很少,“遇上这种情况事主思想上就会有抵触、有排斥,心理上有波动,我们就要主动交流,关怀他们,作心理疏导但是仍然要严肃,有松有紧,可以说是一种很微妙的关系。”

  一份锻炼人的工作,但不被了解

  说起自己从事的这份工作,黄鸣军直言很锻炼人,“但收入待遇一般,而且不被人所了解。”
  与人交流是最难的,何况又是与特殊人群,这就是锻炼人的地方。“慢慢摸索,因人而异,揣摩性格,从个人、家庭背景等方方面面出发,一个人偷窃也是有很多原因的,不仅仅是谋财这一个,也可能是一种心理疾病,我们就要找出这个原因,拿个方案出来,治标不够还要治本。”黄鸣军说,有时候是一个矫正小组围绕一个对象开展工作,又是一个协作的过程。黄鸣军还曾有幸见证了一个历史性时刻。全国首例保外就医转假释的案子就发生在周桥,“当时上海市二中院在街道六楼特设了法庭作出判决。”
  说到理解,黄鸣军感慨地说,“普通居民看不到我们在做什么,所以会误解。”2004年,上海就成立了新航、自强、阳光三大社团,专业社工出现已过十年,但普通人知晓度仍然很低。
  目前,社区矫正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举个例子,因为酒驾被判缓刑的案子增长很快,我们要联络居委、派出所,了解情况,做好评估,给法院提供参考依据,究竟是社区服刑还是监内服刑。我们称之为审前调查环节。”
  黄鸣军说,责任感是做好社工的关键。这就意味着要牺牲个人时间,时时刻刻要与对象取得联系。
  羊年春节即将到来,就在大年初四,黄鸣军的又一个服务对象就将缓刑期满作“期满宣告”,黄鸣军届时将到场一同见证这个重要时刻。

  周桥七日问
  “作为专业社工,最希望得到更多居民的理解”

  记者:社工这份工作的收入怎么样?
  黄鸣军:老实说,很一般,工作量却很大。不过相比起收入,我更希望能够得到更多居民的理
  解,社会上对我们社工群体其实还有很多认识不清的地方。
  记者:比如说呢?
  黄鸣军:社工专业包含相当广泛,而在一般居民眼里,社工是和居委会工作划等号的,居民觉
  得没区别,但居委会人员我们称为社区工作者,我们自己叫社会工作者,细分还有医务社工、
  老年社工……有人甚至把医院的护工也归入社工的范畴……
  记者:父母对你的工作怎么看?
  黄鸣军:父母去年都曾住院,不过虽然身体不好,他们对我的支持一直不变。那段时间工作和
  生活的压力都很大,但这些是我必须去承担的。
  记者:感觉你比同龄人要更成熟,刚才你也谈了对工作的看法,为什么还会选择做社工?
  黄鸣军:大学专业是这个,学了嘛,就要用,用老话讲就是积德行善,学校老师也对我们说过,
  “如果你们不做,还有谁来做?”但事实上社工班很少人会做社工,一个班五六个吧,做司法社
  工就更少。
  记者:简单形容一下社工起的作用或者说你自己承担的角色?
  黄鸣军:“助人自助”,这四个字是我们社工常说的,不过最终还是要靠他们自己。

原文链接:http://newspaper.jfdaily.com/cb-zjq/html/2015-01/21/content_59595.htm


【字体: 】【复制】【打印】 

 上一篇:不让一名临释人员成为害怕出狱的“老布”
 下一篇:审前调查的“一二三四”

点击排行
·当前美国社工职业状况2007-9-19
·以社区为基础的加拿大社会服务2008-4-30
·英国社会工作模式2007-10-11
·澳门社会工作2007-7-18
·日本的社会工作2009-1-4
·《社区矫正实施办法》2013-2-20
本站推荐
·漫谈走访中的“三必三增”工作法… 2018-10-16
·阅读《故事、知识、权力:叙事治… 2018-10-7
·取经路迢迢 我们在行动————2… 2018-9-29
·走进家庭 寻求最真实的个体 2018-7-5
·运用任务中心模式快速有效解决对… 2017-2-9
·浅谈非反映直接治疗技术在社区矫… 2016-10-28
·针对外来对象特点,技巧性开展矫… 2016-10-28
·运用运用专业方法,丰富教育内容… 2016-5-5
·“小社工”初上岗,“老官司”来… 2016-4-25
·陪伴,让我看到了社会工作绽放的… 2016-3-25

版权所有©2004-2018 上海市新航社区服务总站
地址:上海市闸北区汉中路8号503-504室 邮编200070, 电话:62267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