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本站首页品牌项目新航港湾

以社区为基础的加拿大社会服务
发表日期:2008-4-30  阅读:8960

    在加拿大,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性服务之间形成不同的系列,各自发挥不同的功能。社会保障由各级政府承担,通过不同的项目(如老年人养老金、儿童抚养优惠税和各省市的社会救助金等“货币形式”)直接向个人或家庭提供经济资助。社会和福利服务则侧重于解决个人具体的生活和感情需要,提供各种物质性和劳动型的服务,如由政府或私人团体开办的安置性公寓、寄宿中心、日托中心,以及家政料理(通过社区服务中心找人与信息,必须达到一定规模)、家庭供餐、咨询等以社区为基础的服务。这类针对个人需要的社会服务50年代以后在加拿大有了很大发展。在过去家庭人力和物质资源出现缺乏时,经常由教会、私人慈善组织和工厂协会对困难家庭提供帮助。随着工业化、城市化发展,人口向城市集中,住房和日常生活方面的需要扩大。政府最初通过资助教会和私人慈善团体提供社会福利性服务,后来便直接参与管理,并加大了各项投入。
    社会福利服务的主要对象通常是一些特定群体:儿童和家庭、青年、老年、体智残疾者。这些服务也有特定的内容和方式,向老弱病残居民提供全日照顾,对家庭负担沉重的妇女(尤其是单身母亲)提供物质和精神支持,保护处于危难中的弱势者(如受不到照顾和受虐待的儿童)。建立寄养公寓(中心)或通过领养方式抚育得不到父母关怀的少年儿童。对有心理问题的儿童给予心理咨询服务,通过心理健康中心进行经常性、长期性医治和康复。
    侧重照顾学龄前儿童的日托机构主要根据社区居民实际需要而设立。日托机构是由政府发放执照或批准的育儿部门,主要有两种形式:日托中心和家庭托儿所。家庭托儿所在私人家庭内兴办,必须受到政府人员的管理。新不伦瑞克省规定日托机构中两岁以下幼儿与保育员的最高比例限额为7:1;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规定为3:1。日托机构主要分为私人商业性、私人非赢利性和公共福利性几种。在安大略和阿尔伯塔省,所有日托中心都由政府部门开办。联邦政府根据《全国补助计划》向省市政府提供相应比例的经费,帮助低收入者的幼儿接受日托照料。1945年以前加拿大就有了日托中心,但大部分日托中心成立于70年代以后。职业女性的增长,使学龄前子女需要社会化照护。1971年加拿大只有11,440所全日制日托机构,到1991年3月增加到39.43万所,增长27倍。为不同年龄段儿童提供服务的各类日托的数量不同。在1994年每周工作20小时以上或正在上大学的父母中,其中6岁子女的44%上日托。而这类父母的18个月以下幼儿能上日托的仅占15%。其中重要原因之一是婴幼儿日托数量少,费用高。现有各种日托中心、家庭托儿所还不能满足需求,尤其缺乏必要的设施和机构照料有特殊需要的学龄儿童和残疾儿童。2/3以上的日托教师有大学证书或文凭,但她们的基本收入处于普通就业者的最低水平。
    近些年来,加拿大推行了一些小型化的家庭服务项目,包括家庭内部服务、父母教育、家庭替工助勤(让承担全日性儿童抚养的母亲每天有固定的休息时间)。全国性的家庭规划活动为家庭提供信息和咨询。地方妇女组织自发地发起代替性服务,如建立地方性妇女中心,为受助者提供信息、咨询和建议,为受到伤害的妇女和儿童提供临时住所,补充政府项目的不足。
    许多老年人需要特殊照顾,一些地方设立大型老年中心,对老人提供长期住所和护理;并建立以社区为基础的小型护理网络,包括护理室、老人之家、上门供餐和家务方面的服务。在魁北克,通过地区性社区服务中心和邻里性社区服务中心为居民提供服务。
    对有身心缺陷或残疾居民的服务网络也逐步发展起来,建立了大型服务机构和以社区为基础的小型居住性服务设施(养育院、寄养公寓)。部分地区建立培训中心,提高残疾人的技能,使他们能够适应社区环境和日常生活。.有些地方团体专门针对弱智者的需要,制定服务内容。加拿大在一般医疗保障外还建立了对心理疾病的服务计划,有些地区建立了社区性心理康复机构。
    加拿大每年接受世界各国的移民20万左右。由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对他们提供学费进行语言和职业培训。参加培训考试合格者还可获得一定报酬。在移民相对集中的城市,政府专款支持社区组织为移民提供服务项目,包括心理、法律、住房、就业、子女教育和照顾等方面的指导和咨询。以难民身份移居加拿大的人受到更大的福利待遇。
    根据加拿大宪法,社会性福利服务由省和地区政府负责。部分省份将社会福利性服务部分委托给地方或市、镇政府承担。一些城市政府也提供财政支持,设立专门的服务项目。省市政府一般通过签订合同、提供经费的方式,将大量服务项目交由志愿性社区组织来作。联邦政府通过与省和地区政府签订分担服务的协定,鼓励开展社会福利性服务。联邦政府的《国家补助计划》(CAP)规定在许多服务项目上与省按50:50的比例分担经费开支。但到1990年,联邦政府要求3个经济最富有的省棗安大略、不列颠哥伦比亚和阿尔伯塔,将所承担的份额扩大到70%。许多批评者说,如按这种情况发展,《国家补助计划》到21世纪初被取消。有些省对联邦政府开始解脱财政负担的做法不满,不愿与联邦政府在社会福利服务事业上保持合作,由于各级政府都削减了服务性开支,引起了社会各方面的激烈争议。但相当多的人认为私人性社会服务将比公共性社会服务更为有效率和实用,足以满足人们的需求。
    除了许多永久性服务设施外,加拿大各种非机构性社会福利服务(noninstitutional social and welfare services)也有了很大发展。在加拿大,社会服务中那些非商业性和非政府性的志愿者服务组织与协会,被称为“第三部门”(The Third Sector)。在80年代初,加拿大注册的慈善机构为46,500个。据1980年2月加拿大统计局的一项调查,有15%的成年人参加志愿工作。他们在保健与福利、交通、家务方面对本地居民提供直接性义务服务。
   有名的民间性社会组织有“联合之路”(the United Way)、食品银行(Food Bank)等。“联合之路”是加拿大著名的公众性社会募捐团体,大多数城市中都有“联合之路”协会,常年举行募捐活动。这些活动是建立在社区基础上的,“联合之路”成员动员企业、邻居、社会公众捐款,所募资金分配给社会服务团体、志愿组织,用于本城市、本社区的社会服务项目。
   “食品银行”是加拿大民间一种志愿性救济互助组织。在加拿大城市的许多食品商店、教会,都可看到标有“食品银行”字样的食品捐献处,许多人将自己所购食品的一部分放到“食品银行”收集箱中,这些食品大都为罐装品或其他能够长期存放的食物,通过社会服务机构或教会慈善团体免费发放给社区中失业者、无家可归者和低收入家庭。“食品银行”最初出现于美国,后来在加拿大也广为流行。“食品银行”是政府食物供应服务项目之外的重要补充;同时可以及早收集生产、批发、零售企业中的“过剩”食品。1992年,加拿大约有372个已经形成特定运行机制的“食品银行”,每个食品银行通常有几十个食品收集和分发处。它们的服务对象达到200万人,其中45%是16岁以下的少年儿童,仅多伦多的“每日面包食品银行”每个月所救济的人达15万。一些主要的“食品银行”也接受政府的支持,但大部分“食品银行”不肯接受政府资金,注重保持非机构性社会服务性质。 “食品银行”基本上以志愿工作为基础,有些“食品银行”从地方“联合之路”募捐协会获取支持。
    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企业的基本使命是为企业股东赚钱。而非营利性组织或慈善机构的使命是提供自身创立时所许诺的服务。政府对非营利组织和慈善机构的宗旨、公共效益要进行考核,然后予以批准登记。政府对用于社会服务的募捐资金,给予税收上的减免,以支持政府以外的社会福利服务。经政府注册的非营利组织和慈善机构可以免交所得税(年度退税),并可以收回在服务过程中已经付出的服务和商品税(GST)的50%;这些慈善机构或社会服务团体,可以向捐助者出具正式收款凭据,能使个人和企业捐助者降低需缴的收入所得税。
    非营利性组织和慈善机构通常由专职管理者和志愿者两类人员组成,其内部结构运行象现代商业和事业机构一样存在复杂的模式,从策略规划、目标设计、资金开发与管理、人力资源管理,到项目实施、伙伴合作、质量保证各个环节,都需要专职人员和志愿服务人员有很高的事业心和专业才干。具有良好素质的成员对非营利组织和慈善机构的管理与长期发展至关重要。所以,每一个成功的非营利组织和慈善机构都注重吸引合适的人员加入。
    虽然政府提供了重要的服务项目,但许多人仍愿意把家庭和教会作为最理想、舒适的服务资源。私人和宗教团体承担了政府机构之外一些服务项目,补充政府服务的不足。这些私人和宗教团体经常得到政府机构的资助,同时通过社会募捐筹集款项。有些地区私人和宗教性社会服务机构基本利用政府部门经费从事服务活动。他们的工作常常体现出特有的价值和优势。比如,一般加拿大公众强调对罪犯采取强硬的法律措施,尽量加长服刑期。而一些社会服务团体和志愿者注重对罪犯和越轨者的改造,致力于减少犯罪的活动。他们到监狱开展工作,教给犯人法律知识和工作技能;并帮助被释放人员重新回到社区生活。有些团体提供法律保护服务,使一些被控告犯罪的人能够地法庭上得到公正审理;不少社区工作者研究防止犯罪的方法,针对有潜在犯罪行为的青少年进行“居民监护”。许多加拿大教会组织投入社区活动,如为社区性公益活动提供办公场地,开办托儿班等。加拿大妇女在社区慈善服务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教会和中产阶级妇女群体希望解决本社区穷困居民面临的问题,许多妇女将照料其他穷苦病人、老人和儿童作为自己家务工作的一种延伸,作为基督教徒应有的奉献。
    现代信息社会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社会服务必不可少的环节是服务信息的传播。加拿大私人组织和政府机构通过各种方式提供信息服务,使需要帮助的人能够找到解决困难的出路。联邦和各省政府开设各类专门的信息咨询电话,如政府事务专线、社会福利政策专线、受伤害者专线、酗酒与吸毒问题专线、残疾人专线等,无论是当地还是长途电话均为免费。城市电话簿中有“社区服务”专栏,在社区图书馆中可以找到政府服务部门和社区志愿组织的宣传资料。公众在互联网上可以发现联邦和本地政府提供的社会服务信息。社会服务的效率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服务信息的质量和丰富的程度。政府和社会致力于信息服务,本身就是实现效率和公平的一个重要途径。大众传播媒介对一般服务性广告收费低廉、刊登频率高。街头公共报箱免费分发“就业指南”等地方政府和公共团体定期编辑各种指导性印刷品。人力资源中心、职位银行(Job Bank)每天用计算机列出各个劳动市场上就业服务接受的职位需求清单;公共就业机构(中心)的计算机系统使职位空缺与工作申请人保持联接。各种服务信息的高密集和公开化,从视觉环境上可以缓解生活困苦者的心理压力。他们容易针对现实存在的机会,调整方向,选择训练,改善生活处境,适应社会需要。
    随着社会保障和福利性服务事业的发展,社会工作已经成为专门化职业领域。1941年加拿大的社会服务和社会工作者为1,767人,到1991年超过60,530人。1939年加拿大只有4所大学设立社会工作专业;现在有28所大学设有社会工作学院或系,培养社会工作人员。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需要接受基础人文社会科学、社会工作专业知识、工作实用技巧和职业伦理道德方面的教育和训练。社会工作者经常与离婚、问题双亲、儿童虐待、酗酒、爱滋病、吸毒等案例打交道,需要丰富的法律、心理、护理知识和人际沟通技巧,掌握优化工作场所、实现任务目标的技能。在公共以及私人社会服务机构中出现了专业化的社会工作者,致力于老弱病残和有精神障碍者的护理和康复。学校聘请社会工作者协调、化解学生的心理疾病和社会问题。安置机构、社区中心、老年人公寓和活动中心请社会工作者调查和解决被服务群体的需要。有的公司企业也雇用社会工作者帮助职工克服个人生活疑难。在司法领域,社会工作者对越轨者、监狱犯人进行咨询和教育,帮助他们提高对社会道德和自身责任的认识。社会规划部门、社区组织和工会也雇用社会工作者。
    从70年代中期以来,加拿大社会服务工作受到最大影响的因素是联邦和省政府相关经费的普遍缩减。80年代初的经济萧条和90年代的经济不景气大大制约了社会福利工作的进一步改善。为了适应经费不充足等条件的变化,社会服务工作的方式也有很大改变:第一,实行“非机构化”。减少社会福利机构的人员数量,避免增加机构设置,并在全国关闭了部分为残疾人、老年人、有精神障碍者和儿童提供服务的设施。第二,推行社区照护。尽量在社区和家庭住舍内进行照管,避免对福利事业机构的过分依赖。第三,一些省份(阿尔伯塔等)除了经费支持外,政府部门尽量将社会福利服务的具体工作交由私人组织。
    社会各界对福利性服务究竟保持在何种规模和程度有很大的争议。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一些社会工作专业工作者认为,享有广泛的社会服务是每个公民的基础权利,社会保障和福利的宗旨在于保证个人尊严。但也有人认为政府对个人生活的干预太多。90年代,政府通过削减社会计划开支以减少债务赤字。如何建立普遍的公共服务或私人服务网络,与政府的支持和投入相协调,进一步提高社会服务的的规模和质量,仍是加拿大社会中面临的难题。1994年,加拿大接受社会福利性服务的人约占全国人口的11%(310万),说明人们对社会福利服务有很强的需求。无论加拿大政府采取或鼓励什么样的政策和具体作法,它在提供和促进社会福利工作服务中的作用和责任都是不可退避的。 
                                            


【字体: 】【复制】【打印】 

 上一篇:英国社会工作模式
 下一篇:日本的社会工作

版权所有©2004-2018 上海市新航社区服务总站
地址:上海市闸北区汉中路8号503-504室 邮编200070, 电话:62267235